引入口述史:【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傳承路徑的新探索

文章編輯:蘇州博訊儀器|發表日期:2020.11.12|瀏覽次數:953

 2016年年底,一部《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紀錄片火遍大江南北。2017年4月29日,該片獲得第50屆休斯敦國際電影節紀錄片評委會特別雷米獎。是什么原因讓這樣一部沒有當紅明星參演,而只有工匠修復師主演,沒有曲折的情節,而只是娓娓道來故宮的文物醫生和他們的文物修復日常工作與生活故事的影片贏得票房和口碑雙豐收的呢?究其根本,文物保護與修復的主題應該是主因之一。近年來,隨著文化強國建設的不斷推進,文物與博物館事業蓬勃發展,文物保護與修復越來越受到國家和社會的關注。探討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路徑成為一個頗為關鍵的問題。
 
首先,加強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是時代的呼喚,社會形勢使然。我國是一個文化遺產大國,在5000多年的歷史進程中,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多彩、彌足珍貴的文化遺產。根據2017年12月23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通過的《國務院關于文化遺產工作情況的報告》,我國目前共登記不可移動文物766722處,國有可移動文物1.08億件(套),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87萬項。這些文化遺產承載著中華民族燦爛的文明,是我們國家的文化名片,也是人類文明的瑰寶。截至2017年7月,我國共有52個項目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居世界第二。2017年11月14日,在巴黎舉行的《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締約國大會第二十一次會議上,中國當選世界遺產委員會委員。在我國豐富的文化遺產資源中,文物無疑是重要的組成部分,我國的文物資源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都堪稱世界一流。如此眾多的文物保存至今實屬不易,但隨著時間流逝,受到自然氣候以及各種社會環境變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這些文物受到損壞的情況不可避免,加強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勢在必行。但在當前,全國范圍內從事文物保護和修復的專業人才只有數千人,與需要保護和修復的文物數量相比,存在極大差距,文物修復人才奇缺是一大現實難題。加強文物保護與修復人才的培養工作迫在眉睫。我國傳統的文物保護與修復的老一代文物保護與修復專家為例,他們在對待文物時心生敬畏,修復工作竭力做到減少對文物本身的傷害,即使在一個小細節上也是謹慎至微,比如為給青銅器除銹,他們采用酸梅泥、烏梅糊和紅果泥糊在青銅器上慢慢除掉銹跡的辦法,需要工時很長,但這些材料性柔不傷銅器。諸如此類的工作經驗,正是這些專家修復理念與方法的精華沉淀。如果我們不著力加強對這些傳統修復技藝的傳承學習,在當前新材料新方法不斷涌現的情況下,很可能這些傳統技藝就會被逐漸遺忘。而單純的采用新材料新方法,對文物修復與保護存在一定的副作用,將傳統修復技藝與現代修復技術相結合,二者相輔相成,才是完美的修復法則。

 

此外,傳統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是對有形文化遺產進行保護和修復的重要手段,也是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包含著我國傳統文化的精髓,為中華文明的展示、傳承及傳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加之以往對傳統修復技藝傳承缺乏足夠的重視,一些復雜傳統的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出現流失甚至存在失傳的危險,對其加強保護和傳承成為現實急切的需求,這對我國文物事業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
 
其次,傳統的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方式存在一定限制性,需要革新。中國傳統的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主要通過師承關系,由師傅口傳心授、言傳身教帶徒弟,經過多年實踐磨練得以心領神會,進而掌握該技能。這種技藝傳承方式一般需要較長的時限,而且囿于師傅的精力等原因,所教徒弟人數也有限,因此使得該技藝的傳承面很窄,不能適應我國當前急需大量修復專業人才的社會需求。因此,沿襲傳統的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傳承路徑的同時,還需要我們大膽創新,探索更為廣闊的學習道路。要革新傳統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路徑,首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即是通過各種手段記錄下老一代專家進行文物保護與修復的技法和絕活,對傳統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術進行深度的挖掘與整理,轉換成文獻或者影視資料供學習者參考,進而擴大傳統修復技藝的傳承傳播范圍。而這個問題的解決就需要口述史方法的引入。
 
再次,口述史的發展如火如荼,其研究理論與方法不斷成熟,應用領域也不斷拓展,除了與歷史學、人類學、民俗學、社會學、檔案學、新聞學等多種學科交叉發展外,在文化遺產學尤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領域,口述史的應用可以說具有革命性的意義。將口述史方法應用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通過傳承人的口述,將其技藝轉換成文獻或者視頻的資料得以留存,進而擴大傳播范圍,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起到了助推劑的作用。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本身也是一項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口述史的研究方法應用于其傳承路徑的探索具有可行性。
 
最后,引入口述史是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傳承路徑的一個新探索。從理論上講,將口述史方法應用于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的傳承中,通過對文物保護與修復專家開展口述訪談,以錄音、錄像、照相、文字檔案記錄等方式將與文物保護與修復直接相關的各種技藝科學記錄下來,進而開展研究,一方面可以將瀕臨失傳的技藝從絕境中搶救恢復,另一方面記錄的資料還可以整理出版,甚至編修成為教材,進行更廣層面的有形展示與傳播,為更多的后來者學習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提供參考借鑒。當然,從理論到實踐還需要努力做許多準備工作,具體操作過程中可能還會出現一些新的問題,比如如何調動文物保護與修復專家積極參與其中,如何有效保護傳統文物修復技藝的發展流派等等,這就需要從法律層面做好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從思想層面與文物保護與修復專家進行溝通交流,闡明口述史工作開展的意義等。無論如何,引入口述史的研究方法,為擴展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傳承路徑提供了一個新思路,通過口述史擴大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傳播范圍,激發更多的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愛好者、學習者以及研究者加入這個行列,在社會上形成一種尊重老一代文物保護與修復專家,將傳統文物保護與修復技藝發揚光大的社會風氣,這對我國文物工作乃至文化強國的建設無疑是有積極意義的。(本文系北京聯合大學人才強校優選計劃資助項目的階段性成果)
將文章分享到..